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theo | 22nd May 2009 | 生活有感 | (292 Reads)

化腐朽為神奇,是每個廣告人的天賦責任。以偏概全時常派上用場,但隱惡揚善之餘,大概也不應把一些基本的價值觀念扭曲吧!


最近看過兩個必理痛的電視廣告,都很反感:

 (閱讀全文)

theo | 21st May 2009 | 是Q爛旦 | (94 Reads)
人的眼睛就是如斯有趣。每個擦身而過的人,看著這雙眼睛,很難說得上有甚麼兩樣,但就是能夠看出眼睛沒有抓到應有的焦點。用「冷」的說法是眼睛晶狀體肌肉 鬆弛,令影像投射在視網膜前端;平常一點的說法是雙目失神、茫然;玄一點的說法是,靈魂之窗內的主人迷失了。但擦身而過的陌生人,為甚麼就是能夠一眼看 出?經常四目交投的眼睛,又為甚麼好像在每次對望後都編織出一張薄紗,覆蓋原本清明的眼眸,讓兩個原本相近的靈魂越走越遠?

在這雙眼睛視網膜上投射的,是色彩絢爛的霓虹燈影,失去了焦距,每個小點都任意地放大著,直至今天,眼睛的主人才明白到小說家言,在鬧市中感到孤獨遠較獨處時來得可怕。

偏偏彌敦道就是沒有改變,漫無目的地行走其上,清晰地感受到身邊的熙來攘往;巴士駛過時捲起的熱力隨風襲來;某唱片店子跨張的宣傳聲帶,透過擴音器不斷重複……這些都曾經是他倆的有趣話題,曾經。 (閱讀全文)

theo | 2nd Jun 2008 | 科技新知 | (327 Reads)
cc blogger

theo | 17th Mar 2008 | 生活有感 | (661 Reads)

真人真事對話:

「小姐,麻煩你,想訂位飲茶。姓沈,八位,唔該!」
「好,你等等……」「先生呀,唔好意思呀……」
「咁旺?唔係full晒下嘩?!」
「唔係,不過今日有好多姓沈的人訂枱啊,不如,你唔好姓沈,改過第二個姓吖?!」
「吓?我俾initial T吖?!」
「唔好意思呀,你唔好姓沈,改過第二個姓喇?!」

實際上,她是甚麼意思,很明白,但令人哭笑不得!emotion


theo | 14th Mar 2008 | 社會時事 | (409 Reads)

政府突然宣佈停課,直播記者會一刻,我剛好在電台的準備參加講東講西節目。

不過是一名普通市民的我,也馬上察覺到:
1. 已是10時20分,很多家長應該不會再聽、看新聞了
2. 為甚麼朝令夕改?
3. 聽朝周一嶽實被人駡個狗血淋頭
接著我向新聞部同事說,明天一早怕要派同事在學校門口守候,看看家長們的反應了罷。

試問局長又怎會不知到?我想,莫非這次流感有異常的變化?莫非另一次沙士又在蘊釀?

這次事件,局長/政府(不知最終決定者是誰)於我心中是加了點分數。因為我相信,要作出一個不受歡迎的決定,應該是基於肯定的理據;明知不討好仍如此選擇,應有更重要的考慮罷……這個事情上,理據和考慮,該是學生安全,社會衛生……

寧可接受一天的不便,還是多冒一些風險,我相信受護小朋友的家長,都會選擇後者罷!


theo | 25th Feb 2008 | 社會時事 | (461 Reads)

看罷周先生開的記者會,他說,港台工會及張文光歧視沒有學位人士。
港台新聞
但問題必須要搞清楚,到底周先生打出對抗歧視的旗幟中,所指的歧視,是針對港台工會及張文光的言論;還是「必須具有大學學歷」的招聘條件。

若是前者,我不能評論,港台工會及張文光的言論是否歧視,我沒有聽過他們的話。但是,單單一兩個無關痛癢的人(我並不相信麥小姐和張文光對周先生有多少影響力)的言論,足以左右是否申請廣播處長的決定嗎?以之為由申請廣播處長,怕亦不是完美的解說。

「周融說,決定申請是希望站起來,證明不應歧視無大學人士,無大學學位也可以發奮向上。」

個人認為,若然要歧視一說得以確立,則必須是他認為,整個社會,政府的招聘制度是在歧視沒有學位的人。但要此說得以成立,就必須推翻行之而久的社會制度。個人深信,周先生是在多方面皆極具才能的,但他沒有學位,就是沒有學位。很殘酷?也許,但這種情況,放諸四海皆然。例如:做拯溺的,要考牌,你可以說某君拯溺有幾勁,救過多少人,但沒有牌……中醫行醫半生,救活無數人命,但沒有牌……某人駕飛機技術無出其右,無論任何情況下都不會撞機,但無牌……

其實學歷也好,牌照也好,不過是一個制度,讓人確認某項資格,社會上對不同職位,在聘用時,皆會羅列所需要的條件,當中,公營機構更是列得清清楚楚以彰顯透明度。我不能認同這是歧視。當然,有沒有學位,未必完全等同能力的高低,但這就是制度、信心。

要發奮向上,當然有很多方法。融合社會制度之中,獲取某種資格,為甚麼不可以是發奮的一個方向?沒有學位的人士,你也可以發奮,周先生就是一個好例子呢!

最後補一句:政府無端端刪去大學學位的要求,以此推斷,香港電台所有人員,聘請時都不能要求大學學位,甚至整個政府都不應,否則,這才是真正的歧視!


theo | 22nd Oct 2007 | 社會時事 | (746 Reads)

新聞報道:
「星島日報   |  港聞  2007-10-22
路政署在過去九年,透過更換一萬七千多盞高效能燈具,最終每年節省四百六十萬元電費。總體而言,全港每盞街燈的每年平均耗電量,也降了百分之五至一百八十一度電。

路政署總工程師吳國鈞預計,未來三年共約二萬五千盞街燈將轉為可調光模式,六千三百盞街燈改用較低瓦特,每年可分別節省四百萬元和二百二十萬元電費。他並透露,正試行遙控路燈系統和研究以發光二極管作公共照明的可行性。此外,為宣揚奧運精神,路政署正在通往機場的北大嶼山公路設置二百二十五支裝飾燈具,讓訪港旅客甫抵埗便可感受到香港的活力和動感。」

算是德政一項。作為一個駕駛者,有些地方的街燈也實在太刺眼,當中以經常經過的荔景天橋底為甚。若駕車沿龍翔道往散涌方向,去到荔景天橋下面時,會看到橋底下裝有的很多夥燈泡,晚上橋底下比外面的光度相差很大,每次經過總是被照得雙眼一痛。

問題是,改善工程是否包括常經過的這個地方? 


theo | 28th Sep 2007 | 社會時事 | (725 Reads)

電視機就放在工作座位附近,聽到有興趣的新聞(電視機整天也是播放著新聞台節目的),站起來就可以八一八。

葉劉淑儀召開記者會公布參選港島區補選,聲勢好像很大,得到的支援恐怕遠較陳方安生為多罷(想當然而已)!從葉太回流的一刻開始,昨天的記者會應是預備了很久很久的結果。是的,葉太較陳太年輕十歲、這兩年積極參與評論各種政策、還曾經為被稱作「掃把頭」而回應……老實說,表面上她改變了很多,只是,看著她在電視框內侃侃而談,笑說自己不能整容弄兩夥梨渦,自己心裡,還是沒能忘記她當日的那張嘴臉。

四年前,還在新聞部工作,為著廿三條立法,不時要奉命到政府總部守候,等待葉太出現……

 (閱讀全文)

Next